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疫情中,北美为何没在公共场所强制测体温?

戴不戴口罩?测不测体温?这些在中国毫无疑问必须实施的抗疫措施,到了欧美国家往往总能引起一场“有没有必要”的大讨论。

特别是测体温,在国内疫情日渐减轻的当下,依然是一种有“仪式感”的防疫措施。坐公交、进商场、政府机关办事、进小区,甚至去餐厅吃饭,量体温都依然是必不可少的强制措施。

无间道之量体温版

关于抗疫措施的分歧,不仅表现的是中西方文化差异,某种程度上,一个测体温的动作甚至可能上升到是否合法的层面。

那么,疫情中,加拿大和美国为何没在公共场所强制测体温?细究起来,其背后有诸多医学和隐私权保护的考虑。

加拿大为何没有公共场所强制测体温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有一些国家会要求居民在出入公共场所时测体温,以防有发烧症状的感染者进入公共区域,尽可能减少COVID-19的传播。在中国,额温枪因此一度脱销,但在加拿大公共卫生部门一直没有实施这项措施。

直到前不久,有媒体曝出加拿大快餐连锁店Tim Horton和一些连锁超市,开始要求员工在上班前需要测体温,就连顾客也被要求在进入商店前测体温。上个星期,大统华超市开始要求顾客在进入商店前测体温,但这并非是当地政府强制要求或提倡。

这顿时引起不少人的疑惑,为何之前加拿大没有这样做?在公共场所测量体温,是否真能有效降低COVID-19传播风险?

针对公众向CBC提出的问题,近日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发言人回应说,测体温对控制疫情没有多大帮助。因为“发热并不是新冠肺炎的最早的症状,在某些情况下,有的人甚至不会发热。”

PHAC的说法并非毫无依据。事实上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加拿大机场曾使用230万台温度扫描仪对出入旅客进行了超650万次检测,但大量的筛查工作,并未发现任何SARS病例。

卑诗省和安大略省的卫生官员也一致认为,温度筛查对疫情防控并未帮助。目前两省也没有实行这一措施的计划。

加拿大的其他几位流行病专家也有类似的看法。Sumon Chakrabarti博士说:“测体温会给人一种错误的安全感,让人放松警惕。这可能导致那些没有症状和出现其它症状的病毒感染者未能及时被发现。况且即使是发烧的人,热度也是时高时低的,不见得正好在被测体温时发烧。”

欧美国家为何普遍不在公共场所测体温?

加拿大的做法并非孤例,从欧美等国家实行的抗疫措施来看,似乎他们都不怎么倾向于通过在公共场所测体温的方式来防疫。

早在3月份疫情爆发初期,美国、英国和意大利等国家最初采取的防疫措施,也都只是提倡大家勤洗手、减少非必须要的外出和保持社交距离,甚至在英国首相不幸中招之前,英国不少专家还提倡“群体免疫”来应对疫情。

即使在美国公共场所,从普通杂货店、便利店到大型商超,雇主们也只为员工分发了洗手液、或安装隔离玻璃。

直到4月份美国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一些员工陆续病倒,有的企业甚至到了不得不关闭仓库和门店的地步,在政府强制要求每个人必须严格遵守保持社交距离规则的情况下,像沃尔玛、亚马逊、星巴克这类商业巨头们才开始采取更加激进的安全预防措施,将测体温作为对抗冠状病毒的新防线。

不过即便如此,在美国这种做法也并非是强制性的。此前星巴克美国和加拿大公司执行副总裁罗珊威·廉姆斯(Rossann Williams)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曾表示:“温度检查是自愿的。沃尔玛和亚马逊在为员工提供口罩的同时,也告诉他们可以自主选择是否戴口罩。”

就连美国疾控中心(CDC)官网的防疫指南中,也并未提倡群众测体温。


(CDC官网截图)

为何在中国普遍推行的防疫措施,到了欧美地区反而不怎么受重视了呢?

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Scripps Health首席医学官Ghazala Sharieff博士说,她并不赞成对员工进行体温检测,因为这并不能帮助准确判断是否感染新冠病毒,还会造成“虚假安全感”。

相反,她建议雇主和雇员应该更加注意,因感染可能出现的症状。在Ghazala Sharieff博士看来,与其建议别人测量体温,不如看到有人咳嗽,劝他赶紧回家更加靠谱。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普通外科医师兼学术研究员大卫·欣丁(David Hindin)博士也认为温度筛查的做法可能存在问题。例如,某些患者当时不会发烧,甚至之后也不会发烧。当然,对于必须继续上下班并需要与他人互动的重要工人来说,测一下温度总比不测的好。

至少在一些希望重新开门和营业的企业看来,非接触式温度计即便无法准确判断被测温的人是否感染了病毒,也能使客户从心理上感到安全。毕竟他们也期望恢复正常生活,寻找可以让他们放心工作的理由。

当然,还有一种更为严谨的考虑是,在公共场合测体温的做法可能涉及法律问题。根据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由于健康数据属于“个人敏感数据”,因此GDPR认为应该禁止雇主对员工进行体温检测。不过也有一些国家和地区,会在相关员工咨询机构(例如:工作委员会)的同意或批准下,由医务人员协助进行体温检测。

譬如,早前基于《美国残疾人法》(ADA)的规定,很多雇主并不确定体温检测是否符合ADA规定的医学检查范畴。科罗拉多州金州国家就业法研究所(National Employment Law Institute)的ADA服务主管David Fram也指出,根据ADA相关规定,体检必须与工作相关并且必须合法才具有必要性。

为此在经过充分考虑之后,3月份,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发布指南表明,基于大流行期间ADA给出的指导意见,温度测试可以被纳入ADA的所指的体检范围。但前提必须是,该地区大流行达到州或地方卫生部门或CDC评估的标准,然后雇主才可以在不违反ADA的情况下测量员工的体温。

显然,在公共场所测体温这一做法,在欧美国家看来并非缺一不可的防疫举措,而且出于尊重个体自主权的考虑,在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体温检测对防疫有重要作用的情况下,各国有关部门也不愿意在强制社交隔离的基础上,再为本就因社交限制而抓狂的民众添堵。

保持社交距离远比测体温更重要?

话说回来,为何早期对测体温、戴口罩不以为然的国家,偏偏对保持社交距离(备注:人与人之间在公众场合保持2米左右的距离)格外重视呢?甚至在一些国家,不戴口罩无伤大雅,但是在公共场合不保持两米以上的社交距离,就会被巡视的警察警告甚至开罚单。

尤其是在加拿大这样地广人稀的地方,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独立屋,本身大家社交距离就比较遥远,在人口构成方面也远不及中国的传统宗族文化来得复杂,社会制度和获取资源的透明度也并不需要人们频繁“送礼”、“走关系”。这样的国家真有必要强调扩大社交距离吗?

说实话,真的有。加拿大相互之间住得远,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爱社交,不爱热闹。在特殊的地理和气候环境下(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冬天),加拿大人往往会趁着好天气去户外成群结队地放飞自我。

野餐、聚会、滑雪……亦或是在盛大的圣帕特里克节,穿着花花绿绿的奇装异服和不认识的人载歌载舞一整天;在复活节长周末出去踏青,带着孩子去公园参加各种寻彩蛋的亲子活动、观看花车游行。这些都是加拿大人一年中必不可少的户外活动。

而恰恰人们期待的这些盛大节日活动,却因为疫情爆发全部泡汤。更不用说,一到了春假季节就开始组织各种沙滩旅游、户外烧烤等活动的美国人了。

就在前两日,加利福利亚州的两个县刚向公众开海滩,周末的海滩已是人满为患。逼得加州州长不得不向居民发出警告:“病毒不过周末,也不会因为海岸阳光明媚就在家待着。”希望大家不要再无视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导意见。

所以,相较于测体温、戴口罩,让“爱自由”的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保持社交距离,就显得格外重要。因为保持社交距离和勤洗手、不摸脸、对着胳膊咳嗽打喷嚏等卫生习惯一样,都是主动抑制病毒传染的一种措施。能否严格限制居民非必要的外出、聚会,将直接决定在接下来的日子能否“压平曲线”。

文章参考资料:
1.www.cbc.ca/news/covid-questions-answered-temperatures-1.5547338
2.www.shrm.org/resourcesandtools/legal-and-compliance/employment-law/pages/coronavirus-checking-temperatures.aspx
3.www.cnbc.com/2020/04/04/coronavirus-walmart-amazon-turn-to-thermometers-as-detection-tool.html
4.https://ogletree.com/insights/the-latest-covid-19-conundrum-can-employers-institute-temperature-checks-at-workplaces/
5.https://ogletree.com/insights/the-latest-covid-19-conundrum-can-employers-institute-temperature-checks-at-workplaces/
6.加广中文:为什么加拿大没有实行在公共场所测体温的抗疫措施?2020.4.28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Faye,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