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根据彭博社3月14日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签署救济法案狂撒1.9万亿美元之后,他正计划实行自1993年以来首次大幅度提高联邦税率,以作为这些刺激计划的资金来源。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消息人士称,与1.9万亿美元的刺激法案不同,下一个刺激计划的规模预计将会更大,而且不会仅仅依靠政府债务作为资金来源。

回顾过去一年,政府已为多轮纾困案斥资4.5万亿元,使得国债总额增至21.9万亿,创下了二战以来最高的负债比例。为防止赤字失控,必须想其他开源节流的办法。

目前越来越清楚的是,增税将成为一个重要部分——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曾表示,下一个法案中至少有一部分需要其他支付来源。她指出,目前主要顾问们正在为一系列措施做准备,其中可能包括增加高收入者的公司税率和个人税率。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联邦收入一直呈下降趋势)

虽然白宫已经拒绝了激进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人提出的直接征收财富税的提议,但美国政府正在考虑的加税措施确实将针对富人。

据4位知情人士透露,白宫预计将提出一套效仿拜登2020年竞选方案的增税方案。包括在更广泛的基础设施和就业计划中的增税措施,可能会废除特朗普2017年税法中有利于公司和富人的部分内容,以及其他使税法更具进步性的修改。

白宫官员,包括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戴维·卡明(David Kamin)正在撰写税收计划。整体计划尚未公布,分析师预计规模在2万亿至4万亿美元之间。尽管白宫表示该计划会在签署新冠疫情救济法案之后进行,但尚未确定宣布的日期。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以下是拜登政府目前计划或正在考虑的提议:

1、将企业税从21%提高至28%;

2、削减税负转嫁优惠,如有限责任公司或合伙企业;

3、提高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税率;

4、扩大遗产税的范围;

5、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个人征收更高的资本利得税。

美国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对拜登竞选时提出的税收计划进行的一项独立分析估计,该计划将在10年内筹集2.1万亿美元。

拜登的增税法案需要至少10名共和党人支持该法案,才能按照参议院的常规规则推动该法案,但是共和党成员可能会持反对意见。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上月就曾表示:“我们将对大幅增税的恰当性展开一场激烈的讨论。”

如果该计划获得通过,税收措施可能会在2022年生效。尽管一些议员和拜登在政府之外的支持者辩称,在失业率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应该推迟实施。

从表面上看,这项加税政策针对的更多的是超高收入的人,“劫富济贫”让很多人莫名激动。税收基金会对提案的独立分析估计:2021年,收入最高的1%纳税人的税后收入将减少约11.3%,收入最高的5%纳税人的收入将减少1.3%。收入处于上面90-95%纳税人的收入将减少0.2%。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上,这个“劫富济贫”就是个伪命题。

首先能达到这个收入的人,几乎都不是普通的打工族,换句话说,这些人背后有一帮律师和税务师,成天帮他算计各种税法规则漏洞,然后钻空子。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比如说像盖茨,小扎,巴菲特等,你能想到的美国富豪几乎都有慈善信托基金,每年只需使用慈善捐款的5%,剩余的95%捐款可以用来投资,投资盈利也不征税,而且无需对外公布具体的运作明细。比如被媒体批评的特朗普曾经申报企业巨额亏损,这种做法不仅可以减免当年的税收,还能进行亏损结转,在未来数年抵扣税款。还有把名下跨国企业的利润留在海外来避税等。

作为商人的前总统特朗普在这一点上看的特别清楚,他曾为自己的税务问题辩解:“我的避税全来自于民主党制定的退税计划”。

其次,据彭博商业周刊去年12月底的报道,大量美国富豪们都在加紧进行财产重新配置和转移,或者填补税务漏洞,以防拜登的加税政策

根据早前的分析,拜登加税后,个人收入如果超过40万美金,在加州,州税和联邦税的税率将会高达62.6%;在新泽西州,州税和联邦税加起来税率会超出60%;而在纽约市,州税和联邦税加起来可能会在62%左右。于是以美国首富马斯克为代表的一大波企业在纷纷搬出加州,纽约州的富人也在听闻加税后外逃,州长库莫还曾在社交媒体上喊话请他们回来。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第三,这些工厂和富人们都直接影响着当地的就业和消费。一般而言,经济学家认为较高的税率确实会降低经济增速,只是对于影响幅度大小的看法存在分歧。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e)的研究估算,按照拜登提案,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在十多年的范围里会减少0.16%。

而且作为收入顶层,这些富豪有各种手段将重税转嫁出去。比如企业税的增加将间接影响所有收入水平的家庭阶层。因为此项税负主要由公司股东承担,长远来看,也将由劳动者承担。因此,所有拥有股票的人都可能受到影响,最终,中产纳税人可能会发现自己的税后收入反而降低了。

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之前的一份报告分析,从长远来看,拜登的增税计划对整个经济会造成负面影响——将减少平均每人3%的全职就业率;减少人均15%的资本储备量;人均GDP下降8%;增加7%的家庭实际消费。如果将这些因素推算开来,到2030年,美国就业人数将减少490万;GDP减少2.6兆美元;平均家庭收入将减少6500美元。

狂撒1.9万亿后,拜登正计划大幅加税,系美国30年来首次

也许拜登想要的是“劫富济贫”,但最后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

富人们花式避税和成本转嫁,毫发无伤。

穷人们吃着政府福利,还能拿到退税。

中产们承担着富人们的成本,养活着穷人们,累死累活该交的钱一分不能少。

所以特朗普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即给富人和大企业减税。其目的就是“大河有水小河满”。地主家有余粮的时候,不一定会对佃户好,但要是没了余粮,那肯定会使劲从佃户身上剥。

这是美国体制下的无奈之举,有点荒唐却又很现实。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