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没经历过的人不知道

新冠病毒有多可怕,没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但因没经历过而无视其存在的人,实为愚蠢。病毒不是新闻上一个陌生的词汇,死亡,也不是那一串串毫无温度的数字。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疫情爆发至今,美国人们经历过最初的不以为然、正式爆发的恐惧、死亡蔓延时的绝望,到如今的自暴自弃。试问,那些举枪高喊“解放美国”的人们,可曾亲身经历过新冠肺炎,才能有底气说出“宁可得新冠,不愿失自由”的精神口号?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真正经历过这场浩劫的人们,都有过被死神扼住命运的喉咙的时刻,喊不出如此无知的话语,而是充满对生命的尊重。

27岁经理:每天除了昏迷就是昏迷

27岁的贾里德·米勒(Jared Miller)家住美国重灾区纽约市的布鲁克林,是一家食品外卖平台的总经理。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确诊新冠后,米勒一直在家休息。平日健健康康的人,每时每刻像是冻在北极,每走一步,身体都疼得叫不出声来,动一下都要散架。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以前觉得睡觉是最放松的事情,现在想躺下睡个安稳觉,得试过千百个姿势,才不至于挤压到肺部。一整天,他都只是躺在床上,在浑身的疼痛和睡意中挣扎。

醒着,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恶心、头痛、咳嗽,基本就费劲全身的力气。想睡,却无法像往常一样轻松呼吸,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每分每秒都在苟延残喘。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昏迷中,米勒似乎能够感觉病毒在自己肺部走动,却被沉沉的睡意打倒。

38岁教授助理:

每走一步都喘大气 像成天溺水

38岁的克莱门特·周(Clement Chow)生活在美国盐湖城,是一位人类遗传学助理教授。突然发现自己走路异常的喘,像是溺水的人,每呼一口气都耗尽全身力气。

拿到病毒检测结果时,周还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感染了病毒。但是病毒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一下将他击垮。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入院的时候,周的情况就已经严重到进重症病房了。插管、上呼吸机,整整五天,他只能独自在病房里撑着,看着妻子和孩子被隔离在医院门外。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上呼吸机,意味着生存几率不大。躺在重症病房的每一晚,周一边努力呼吸,一边在脑中过着最坏的结果。

生病时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孤独地死去。病房内,静得只有机器运转和自己沉重的呼吸声,身边的医护人员全穿着防护服,看不见脸。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寂静的重症病房,一条条生命正在无声地逝去,不留下一点喧嚣。

39岁的发型师:

病毒检测如同挖走大脑一块

39岁的亚伦·M·金辰(Aaron M. Kinchen)家住泽西城,是一名发型师。新冠侵袭美国,新泽西州成了重灾区之一。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也不知道在哪里接触到的病毒,亚伦开始出现症状:头痛,痛到好像有人把手伸进他的脑袋里,再硬生生要将他的眼睛推出来一样;发烧,烧到走路都走不稳;好不容易退烧了,他开始觉得恶心,眼前摆着再好吃的食物,进了嘴都是金属味拉肚子,一连拉几天,恨不得住在厕所。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最惨的是,他的妻子也开始出现症状,还伴有呼吸困难。去医院做病毒检测,痛苦得跟有人从自己大脑里挖走一块似的。

10天后,亚伦妻子确诊;22天后,亚伦确诊。

45岁前线记者:对死亡的恐惧占满胸腔

45岁的戴维·哈默(David Hammer)是美国新奥尔良的一名调查记者

新冠疫情爆发,他天天接触的都是前线的人员,有医生、有普通民众、有政客,也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接触到病毒,却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让人措手不及。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病程第10天,他已经开始好转,但依旧呼吸困难。凌晨2:30,他依旧无法入睡。看着胸前的枕头,他感觉轻飘飘的枕头此刻就像一块铁板,压在自己的胸上,生生的疼。

艰难撑起身体,坐在床边看着妻子端来的热茶,戴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得了新冠,虽然好转,却不知道死神什么时候后悔了,又会把他拉回地狱。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四肢开始冰冷,手指指端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他就像沉入深海的人,任由恐惧包围自己。一幕一幕,像走马灯一样,他知道是自己在吓自己,但新冠病毒让他知道,要发病是一瞬间的事,躲也躲不过。

71岁长照社工:医院病床不够被送回家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71岁的泰勒劳伦·泰勒(Lauren Taylor)一名长期护理设施的社工,在纽约一家养老院工作。疫情爆发,本就是高危人群的泰勒并没有因此罢工,而是尽心尽力照顾病患,成为了前线抗疫队伍的一员。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她自觉身体素质不错,但新冠病毒下,没有人能够幸免,泰勒开始出现症状:胸部有压迫感、发烧、没有食欲,短短几天体重掉了3公斤。

她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被直接转诊至当地医院急诊室。在测量过她的各种体征、做了病毒检测、拍了肺片之后,泰勒被确诊肺炎,但被告知纽约医院医疗资源不足。泰勒属轻症患者,可以自主呼吸,便被送回家隔离治疗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整整两周,泰勒靠着医院开的一些药和自己的意志力撑着。高烧开始有所缓解,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泰勒也不知道,只能默默祈祷上天,多给自己一些时间。

这样的故事,全世界有200多万个,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与新冠病毒抗争的故事,有的励志、有的痛心、有的绝望,每个人或许症状、结果不同,却有着共同的对死亡的恐惧、对空气的渴望、以及对生命的尊重。

可怕!新冠病患亲述 病毒检测如同大脑被挖走一块 整天溺在水里…

希望这场新冠疫情能早日结束,不要再带走这些珍贵的生命。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加西周末,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