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专家指出“零号病人”可能来自加州,美国将有至少80万人死亡!今冬或将面临第二波高峰

据报道,4月22日CDC的最新尸检显示,在2020年的2月初,加州就已经有了新冠患者死亡的案例。

比此前公布出来的2月29日整整提前了三周还要多。

这一报道直接推翻了目前已知的美国疫情时间轴。

(图源:CNN)

而且更为可怕的是,这两名死者并没有过中国或者任何和新冠有关国家的旅行史

因此被认定为社区传播

这个惊人的发现直指两点:

1. 美国在1月中旬就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蔓延。
2. 美国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都要比报告的数字多很多

还有健康部门的官员认为,去年12月有可能已经开始在美国传播。

只不过当时美国正处于严重的流感季,因此没有察觉到,甚至很多患者被医生误诊为普通流感。

(图源:fox news)

加州圣克拉拉县首席医疗执行官、内科医生杰夫·史密斯(Jeff Smith)博士在与地方官员的会议上指出

“这意味着病毒早已经在加州的社区中传播了,而不是像CDC怀疑的那样,只在中国传播,并从中国传播到美国。”

美国传染病专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15年来一直对全球爆发的可能性发出警告,他认为目前我们正在面对的新冠病毒具有至少和1918年全球爆发的流感一样的传染性,而那次流感导致了大约5000万人死亡。

据他推测,我们现在正处于抗疫的九局中的第二局。

在未来的18个月里,美国可能会有80万,甚至更多的死亡。

奥斯特霍尔姆还指出,美国明显缺乏检测的试剂,而且CDC在这次疫情中抗疫不力的负面公众形象是一个“悲剧”。

他谴责美国缺乏应对大流行的国家长期战略,并指出目前正在开发的抗体测试的有效性确实存在问题。

在近期美国智库组织的一次线上活动上,奥斯特霍尔姆表示:

随着我们对这种病毒传播的了解越来越多,很明显,它至少比1918年历史性的流感大流行性更具传染性。而且我确信这次大流行正在遵循1918年的那次大流行的轨迹。

同时,美国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二表示,他认为2020-21年冬季将会出现比今年春天更为严重的一波新冠疫情。

以下是奥斯特霍尔姆解答的一些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下一波疫情高峰会不会像1918年的春季高峰和秋季高峰那样,来得更为猛烈?

目前还不清楚。但它的传播量在感染60%到70%的人口之前,肯定不会大幅减少。

就像丘吉尔所说的,“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它可能是开始的结束。”

我想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

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为一些已经遭受重创的城市做好准备来应对在未来几个月可能出现的又一次高峰,这些高峰中的病例数量可能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要大得多。

美国的长期战略应该是什么样的?

第一步是承认长期战略的必要性。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尤其是当你身处纽约、底特律、芝加哥、新奥尔良等重灾区的时候。

第二步是我们的长期战略是什么?目前有两个选择摆在我们面前。

一是像武汉那样封锁社会和经济。我们大多数人都明白,采用这种方法意味着我们不仅在摧毁经济,而且在摧毁我们所知道的社会。

另一种选择是置之不顾,让病毒在人群中肆意传播。我强烈反对这种做法。

这意味着仅在美国就可能有数百百万人死亡,摧毁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

万人死亡,摧毁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所以,这绝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在这两个选择中间还有另一个方法,我称之为“穿针引线”。

意思是说我们应该在一个适度的范围内重新恢复生活和经济,同时利用社交距离,尽可能地避免病毒的传播。

我们如何才能让原本健康的年轻人重返工作岗位呢?

记住一点,我们必须让他们安全度过接下来的16到20个月,或者直到我们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而对于那些易感人群来说,我们必须将感染的风险和最终住院与死亡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社交距离不能只是一个30天计划,它必须被纳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你提到了白宫正在采用的华盛顿大学做的疫情预测模型,这个模型预测疫情会在5月底见顶。但是华盛顿特区市长使用的却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做的另一个模型,这个模型提出了4月中旬达到顶峰的说法。

CDC的工作不应该是提出一个全国一致同意的模型来评估疫情吗?

CDC在这次抗疫中的失职是一个悲剧。

我的想法是我们应该把所有模型都丢掉,它们的存在只是让人们以为政府在夸大或者隐瞒患者数量。

美国有3.2亿人。如果他们中的一半在接下来的6到18个月里被感染,那就是1.6亿人。

在大流行期间,50%的感染率是我和同事们最起码的共识,并且也是我们最期待看到的最低传染率。

根据我们从亚洲、欧盟和美国了解到的情况,大约80%的这些病例将会出现无症状、轻微或中度的疾病,但不需要专业的医疗护理。

大约20%的感染者会寻求医疗护理,也就是3200万人。

这其中约一半人将住院治疗,也就是1600万人。

在住院治疗的患者中,大约有一半需要某种形式的重症监护,也就是800万人。

在1.6亿感染者中,约有0.5%至1%的人将会死亡。

因此,在未来18个月里,美国可能至少有80万人死亡。这就是我预计的死亡人数。

不管你怎么分析,根据最基本的粗略估计,我们都将面临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所以,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有没有可能最终我们都能获得国家认可的抗体标志然后重返工作岗位?

在我们启动任何一项国家免疫计划之前,我们必须了解两件事。

一个是测试结果的真正含义。抗体测试呈阳性是否意味着某人有免疫力?我认为这里必须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在全国大部分地区,抗体阳性结果可能是真阳性,也可能是假阴性,这就是我们必须亟待突破的问题。

其次,我们必须知道检测意味着什么。

我认为已经有许多医务工作者被感染了,或者他们怀疑自己被感染了,但从未进行过检测,因为没有足够的试剂可用。

今天,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是抗体阳性,那么试想,如果我们现有的医护人员中有20%或30%已经有了抗体,这将带给他们多大的心理放松。

问题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国家规定的优先顺序,医务人员无法得到优先的检测。

为什么美国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是政策失败,还是其他原因?

目前,美国的50个州已经进入了eBay竞价模式,这很疯狂。

所以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标准,哪个州应该先拿到防护服?为什么?哪个州应该先拿到呼吸机?为什么?

现在我把这种情况比作:我们有50名飞行员在同一时间降落他们自己的飞机,只有当他们准备好与其他飞机正面相撞时,他们才有机会打电话给空中交通管制塔。

这很难接受的,但这就是事实。

现在我们知道,在某种程度上,病毒是通过空气中的飞沫传播的,那么去杂货店、药店和其他必要的公共场所的风险是什么呢?我们应该要求配送还是自己取货?如果商店里的大多数人都戴着口罩,就说明是安全的吗?

在这一点,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过度强调洗手的重要性了。

我们必须在科学和知识上对公众诚实,并承认不是洗手就能阻止疾病的传播。

这种病毒存在于感染者周围的空气中,所以你进入公共场所的次数越多,你就越有可能与携带病毒的人交换空气,而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你属于易感人群,你应该想方设法地不与外人接触。

如果你已经被感染了,你必须考虑到如何不让其他人生活在你带来的危险空气中。

我们不能停止生活。

我们必须向前迈进。

但同时我们必须思考如何让人们在深思熟虑后重返社会,并考虑到每一种可能的选择,以确保人们不会被感染,也不会因此而死亡。

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很难接受的现实

那就是,现在看来想要回到2020年之前的正常生活,可能真的很难了。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北美留学生日报,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