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华人警官枪杀嫌犯被判无罪!洛杉矶20年来首次起诉警察选华人开刀?

今天可能很多人都在关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Kenosha)案件。经过3天半的审议,2020年8月“BLM(黑人命也是命)”运动引发的暴乱中,持枪杀死两名示威者并击伤一人的18岁少年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被认为是出于自卫,无罪释放。

而与此同时,在美国西海岸加州的洛杉矶,另一场审判也在进行中。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2016年枪杀了一名拉丁裔犯罪嫌疑人的洛杉矶县华裔警员刘卢克(Luke Liu)被判过失杀人罪不成立,无罪释放,终于重获清白。

刘警官是洛杉矶县20多年来第一位因枪击他人而被起诉的警察。《洛杉矶时报》称,这标志着检察官首次试图将执法中开枪的警察定罪遭到惨败。

而这个首次被拿来“开刀”的警察选了华人。

2016年2月24日,在洛杉矶警局工作了8年多的36岁的刘警官在靠近喜瑞都(Cerritos)和诺沃克(Norwalk)边界的阿隆德拉大道(Alondra)巡逻。

在一家7-11加油站,他停下车调查一辆据报被盗的讴歌牌汽车(Acura Integra)。他走向站在车旁的26岁西裔男子弗朗西斯科·加西亚(Francisco Garcia),询问这辆车的主人是谁,加西亚回答说,“不关你的事”,随后打开车门进入车内。

现场的监控视频显示,刘警官从驾驶员侧门后退了一步,走到靠近后视镜的位置,同时通过无线电核对车牌。

与此同时,加西亚发动了引擎。

因无法看到加西亚右手,刘警官要求其熄火、举起手,但加西亚拒绝了,而且突然将方向盘向左打,加速向前冲。刘警官告诉医护人员,在前冲期间,车辆撞及左大腿及双膝。

由于担心其藏有武器,刘警官连开7枪,其中4枪击中了加西亚。

汽车在撞到了大约20英尺外的一个标志后停下。刘警官随后对加西亚进行了心肺复苏术,但他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事后证实,加西亚所驾车辆确为刘警官正在寻找的失窃车辆。

这起案件发生时,没有BLM,也没有什么抗议活动,整个事件都没有获得广泛关注。

但是两年后,2018年12月,时任洛杉矶县地区检察官杰基·莱西(Jackie Lacey)突然对刘警官提出了过失杀人罪的指控,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

上一次洛杉矶警察被指控杀人还是2000年。当年30岁的洛杉矶卧底警官罗恩·奥罗斯科(Ron Orosco)驾驶着一辆没有明晰标志的警车,与一名无视警告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非裔男子发生激烈冲突,最终连开4枪打伤对方。奥罗斯科被指控犯有攻击罪,判刑5年。

据报道,截至当时1500多起警察枪击事件都没有人受到指控。在莱西的八年任期内,刘警官也是唯一被指控开枪杀人的警官。

至于为什么第一个拿华人“开刀”,一些网友猜想,可能是受纽约的梁彼得案启发,觉得华人好欺负,当然也可能不是。

2014年11月,纽约27岁的新手华人警员梁彼得在执行巡逻任务时枪支走火,子弹意外击中非裔青年格利致其死亡。梁彼得2016年被判过失杀人及渎职,成为2005年以来纽约首位被定罪的警察。

如果刘警官罪名成立,他就是洛杉矶自2000年以来首位被定罪的警察。

他将面临最高11年的监禁。而莱西后来又增加了一项故意开枪的特别指控,这将使他的最高刑期在11年的基础上再增加10年,变成了21年。

不过去年乔治·加斯康(George Gascón)接任地区检察官后,宣布禁止加刑政策,于是刘警官的特殊指控也被取消。

2018年12月11日,刘警官到法院主动出庭,并拒绝认罪。本周四(2021年11月18日)下午,该案结束为期两周的审议,终于迎来最后时刻。

法庭记录显示,加西亚曾多次因入室盗窃、持有毒品和车辆犯罪被捕,但他没有被指控过犯有暴力犯罪。虽然加西亚驾驶的汽车的确是被盗车辆,但控辩双方都没有提供车就是加西亚偷的证据。

副地区检察官克里斯托弗·贝克(Christopher Baker)说,“刘警官做出了一个又一个悲惨的错误决定,违背了常识,违背了他自己的训练,也违背了他自己的部门政策。他失去了理智,”他补充说,“如果这种情况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危险的,那么这种危险是由被告本人和他自己的可怕决定造成的。”

辩护律师迈克尔·施瓦茨(Michael Schwartz)反驳说,加西亚的举动让刘警官有理由相信这位 26 岁的年轻人拥有武器,这意味着他出于自卫而开火的决定是合理的。

车辆内并未发现枪。犯罪现场照片显示,车上有一根管子和一个金属方向盘锁,但没有证据表明他曾试图用任何一种东西进行攻击。几名目击者认为加西亚是在伸手去碰车的换挡。他们作证说,加西亚并没有用车撞刘警官,他是试图逃跑而不是伤害他。​

退休的洛杉矶警察局上尉格雷格·迈耶(Greg Meyer)本周早些时候站出来严厉批评刘警官在枪击当天的策略。迈耶说,他的行为违反了洛杉矶县警长部门的政策,也违反了警方普遍接受的建议,即在嫌疑人手无寸铁时不要向行驶中的车辆开枪。他还表示,加西亚不会对加油站的任何人构成紧迫的危险。

加油站的监控摄像机只拍到了部分场景,没有一段录像清楚地显示刘警官开枪过程。这些监控录像也没有声音。任何观众都可以对这些视频进行按自己想法的解读。

施瓦茨认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刘警官的看法才是最重要的。他对陪审团说:“你不应该只看后来的发现,而应该从当时在现场一位理性警察的角度来看。”

他们邀请了圣贝纳迪诺县警长部门的罗伯特·丰齐(Robert Fonzi)作证,他是现任武力使用专家。

丰齐说,加西亚的逃跑决定和他可疑的动作足以证明刘警官担心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指出加州法律不要求警察在使用致命武力之前等待看到武器,“如果等他们看到枪支或武器,警官可能再也回不去家。”

施瓦茨还多次引用枪击前一天晚上在加油站发生的一起谋杀案作为刘警官担心自己安全的原因。前一天晚上在同一个加油站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他说刘警官有理由保持高度警惕,担心加西亚有武器。“刘警官不确定这个他认为偷了车的人,是不是一个回来向他的兄弟致敬或报复的黑帮成员。”尽管他承认没有证据将加西亚与之前的案件联系起来。

随着政治风向的改变,对警察的反对声音越来越高,当刘警官3年前第一次受到指控时,警察们在法庭上排成一排支持他。但在最近两周的大部分审判时间里,几乎没有警察前来。

在全美都在对警察使用武力的方式进行重新审视时,刘警官的案件成为了洛杉矶的一个测试,看看陪审团对警察的定罪意愿到底有多强。如果定罪,可能会对加州未来警官的约束产生重大影响。

上个月,洛杉矶县检察官加斯康对一名前长滩校警提出谋杀指控,罪名是向一辆逃跑的车辆开枪并杀死18岁的蒙娜·罗德里格斯 (Mona Rodriguez)。被告警察埃迪·冈萨雷斯 (Eddie F. Gonzalez) 现在已经聘用刘警官的律师施瓦茨辩护。在本周刘警官的审判中,可以看到起诉该案的检察官在法庭下面的座位上努力做笔记。

陪审团审议了大约六个小时,然后在周五下午做出无罪的决定。

“令人鼓舞的是,在当今社会充满反警察情绪的情况下,陪审团能够将其搁置一旁,并根据法庭上的证据和法律而非舆论来决定案件,”施瓦茨说。

警方和地方检察官办公室都没有对判决结果发表评论。

加西亚的母亲鲁伊斯·帕蒂达(Ruiz Partida)说,从一开始,她就对刘警官是否会被定罪表示怀疑,她不想让自己充满希望。

当她离开法庭时,鲁伊斯诅咒刘警官说“他会得到报应”。

早在2018年,加西亚的家人已经对洛杉矶县提起过失致死诉讼,最终获得了175万美元的赔偿。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