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华人房东要当心!租客成二房东导致房东被罚 损失超10万美元!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非法分租房的一名租客去世,引发楼宇局发布清空令,其余住客接受HPD紧急住房服务的搬迁和重新安置援助。

远在费城的房东刘大伟(David Liu)还不知道,从此他在七大道的房子被政府设了留置权(liens),金额约为73,288美元。

这个留置权是政府为了防范万一房主刘先生不履行债务,政府可把留置的房产进行变卖和拍卖,优先受偿。很多房主在出售或寻求抵押之前都不知道他们的房子有留置权问题。

刘大伟上周二将HPD(纽约市住房保护与发展局)告上布鲁克林民事法庭,投诉HPD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登记留置权,而且没有任何文件表明,HPD紧急安置的神秘人是刘先生的租客。

邻居难忍恶臭报警 揭二房东非法改建

根据起诉书,2017年3月8日,布鲁克林七大道5212号的三楼传出恶臭,警员接到二楼邻居报警后,在三楼公寓里发现一名死者。

当晚,警局联系房东刘大伟,刘大伟说他不认识死者,租约上没有这名租户。

案发后,消防局登门发现非法占用房堵塞消防通道。3月9日,楼宇局对三楼住户发布强制性清空令。

3月11日,刘大伟从费城赶回纽约见到留守租户David Corona。Corona说,死者是他的一个“室友”,“因身体不好死亡”。

原来,Corona实际是二房东,他擅自把三楼房子非法间隔成六个单间并出租,却无法提供任何“室友”的姓名。

仅管非法隔间分租在纽约华人社区很普遍,但房东刘大伟并不知道Corona会做这种事。

刘大伟在费城全职上班,偶尔有几个周末回纽约,都是在楼外的街道上见Corona、收取租金,Corona也从不让他进房。直到处理清空令,刘大伟才第一次得以进入三楼,看到这种“火车车厢风格”的间隔房

刘大伟解释,他夫妻两人长期住在费城。七旬父亲在2012年通过信托基金将房产转给他,先前的租户一般将租金存入他的银行账户,三楼唯一签过租约的住户就是Corona。

转房前父亲长期住在加州照顾病母,没有改动房子,“本质上是Corona钻了房主一家人缺席的空子”。

清空令早解除 “租客”仍住酒店32个月

仅管刘大伟自觉很冤枉,但2017年4月他仍然到纽约市环保局付清了与紧急清空令有关的5,000美元民事罚款,支付行政审判和听证办公室(OATH)的3,800美元罚单,并拆除了非法间隔房,换来楼宇局在5月撤销清空令。

2017年11月,Corona到房屋法庭要求刘大伟让他搬回去住,逼得刘大伟给他8,800美元“买断”费,才让三楼空置。刘又给二楼的滞留租户一家人1万美元交换,让其搬出去。

当刘大伟要卖掉房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别无选择,不取消留置权,房子没法卖。

2019年5月2日,刘大卫在网站上发现其布鲁克林房产上有一个HPD的留置权,金额为73,287.89美元,但没有更多细节。

他大费周章联系HPD,一路追查,才知道这笔钱和2017年楼宇局清空令导致的租客搬迁和安置服务有关,主要是租客从2017年3月9日至2019年11月6日住酒店/庇护所,总共两年8个月所产生的费用(约每个月2,300元)。

众所周知,当一栋房子被紧急清空时,政府通常会为流离失所的租户提供搬迁和临时住房服务,但并非所有的搬迁费和临时安置费都由政府/纳税人支出。根据法律,如果是业主的疏忽或故意违规造成的,例如业主没有按照房屋维修法、建筑法规定的标准维护或修缮大楼,HPD就有权要求业主偿还这笔钱。

刘大伟指控HPD“从本质上讲,剥夺了我夫妻的任何正当程序”,令他们无法解释和证明,为何正房东应该为了二房东的非法行为而受到处罚。

总而言之,他为二房东的非法行为受罚逾10万美元,感觉不公。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此篇因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无法注明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娅认领(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确认后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作出单独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