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阿富汗夜色下的“菠萝快车”,一群美国退伍老兵组成的救援队伍,情节堪比电影

在恐怖袭击发生的前夜,数十名可能被塔利班报复的阿富汗盟友、带小孩的家庭、孤儿和孕妇,秘密地穿过喀布尔的街道,向美军驻扎的机场转移。

他们被称之为“乘客”,有的人持有美国签证,有的在等待签证申请,也有的正准备申请。

帮助他们的是一支由退伍美军老兵们组成的志愿者队伍,代号“菠萝快车”,效仿几百年前黑人废奴领袖哈莉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创建的“地下铁路”,当年这个秘密网络帮助了无数美国黑人奴隶逃跑。

阿富汗夜色下的“菠萝快车”,一群美国退伍老兵组成的救援队伍,情节堪比电影

退役的前陆军特种部队上尉扎克·洛伊斯 (Zac Lois) 被称为这条“地下铁路”的“工程师”。他率领前美国特战部队和中央情报局的老兵组成的“牧羊人”对“乘客”进行远程指挥,同时还有执行情报收集任务的人员。

所有信息实时汇集在聊天组中,所有聊天信息都是加密的。

他们用GPS在地图上标出地点集合,并要求“乘客”躲在附近,直到看见一名佩戴绿灯的“售票员”召唤。

看见“售票员”后,乘客们就会举起他们的手机,出示手机上的一个红底的黄色菠萝图案作为“暗号”。

这是非常大胆的行动,“菠萝快车”要在极其危险的条件下借助着漆黑的夜色分批将“乘客”进行转移,有时候一次一个人,有时是两个人,把他们送入机场铁丝围栏美军的一边。

在周三晚上,他们协调了数十次秘密行动,几乎每10分钟就上演一次的戏剧性场景可让所有电影失色。

早前情报部门对ISIS-K可能进行恐怖袭击发出了警告,晚上8点左右,“牧羊人”在聊天室一个接一个地报告说,在黑暗中小心地向集合点移动的“乘客”们突然失联。

“我们失去了与几个撤离团队之间的通信,”曾在战争中受过伤的前海军海豹突击队老兵兼作家杰森·雷德曼(Jason Redman)说,他当时正在引导这些阿富汗人。

有人担心是不是塔利班已经摧毁了手机信号塔,但另一名“菠萝快车”成员很快报告说,他得知是美国军方使用手机干扰器来应对机场门口的简易爆炸装置威胁。

在一小时内,大多数“牧羊人”与“乘客”重新建立了联系,每一组人又恢复了行动。

到达美军检查站门口附近后,许多“乘客”趟过一条水渠,走向一名戴着红色太阳镜用来表明身份的美国士兵。他们挥动手机中的“菠萝”图案,然后被拉上去带入美军区域内。还有部分“乘客”由一名陆军士兵带进去,他系着一面带有特殊标志的美国国旗。

阿富汗夜色下的“菠萝快车”,一群美国退伍老兵组成的救援队伍,情节堪比电影

“整个晚上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中,人们非常害怕。这些人太累了,我一直试着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雷德曼说。回顾这场生命的营救,雷德曼表示“作为美国人,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但他对“我们自己的政府没有这样做深表失望”。

退休的海豹突击队指挥官丹·奥谢(Dan O’Shea)说,他成功地帮助了自己的“乘客”,其中包括一名作为特工的美国公民,以及他在阿富汗的父亲和兄弟。他们步行数小时,一个接一个地到达一个集合点,然后避开了塔利班检查站和巡逻队,进入机场后乘坐飞机离开喀布尔。

“他不愿意让父亲和兄弟落在后面,甚至这意味着他会死,但他拒绝离开家人,”奥谢说,“丢下一个人不是我们的民族精神,许多阿富汗人比美国人对我们的民主价值观有更强烈的看法。”

另外一位成员前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兼美国广播公司新闻分析师米克·穆罗伊(Mick Mulroy)说:“这些阿富汗人从未动摇过。我和我的许多朋友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在战斗中的勇敢。我们亏欠他们,帮助他们撤离出来,履行我们的诺言。”

“菠萝快车”已经挽救了至少630名阿富汗人的生命。对于一个几天时间建起来的组织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他们中的大多数成员从未见过面。

“菠萝快车”的首次行动是8月15日,帮助一名收到塔利班死亡短信威胁的前阿富汗突击队员逃脱追捕。

曼恩(Mann)与美国特种部队和海豹突击队合作了十几年,帮助他们打击塔利班领导人。因此,他在塔利班的报复行动中首当其冲。

两个月前,在他等待美国批准他的特别移民签证时,他所在的阿富汗北部的一个哨所被攻占,他侥幸逃脱,从此一家六口开始了逃亡之路。

塔利班在机场外设立了检查站,如果他们检查他的证件,很容易就能发现他是帮助美国在这么多年时间里追杀塔利班领导者的线人。

但身穿制服的美国军队贸然到机场外围的塔利班控制区去救人也非常危险。于是他们负责提供警戒,由“菠萝快车”的队员们与美国军方和美国大使馆协调,帮助将这些处于危险中的阿富汗人偷偷撤离到机场的美军控制区。

在上周一个紧张的夜晚,曼恩与“菠萝快车”的队员、情报官员以及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同时也是老兵的迈克·沃尔兹(Mike Waltz)的工作人员进行协调,一位彻夜没合眼的美国大使馆官员帮助他从困在机场外的人群中解脱出来。

阿富汗夜色下的“菠萝快车”,一群美国退伍老兵组成的救援队伍,情节堪比电影

曼恩说,他亲眼看到两名平民在他眼前被杀。

“那两个人就死在我旁边,不到1 英尺远,”他在获救后告诉新闻媒体,塔利班士兵冲入了逃难的人群中并拿着AK-47对他们鸣枪。

曼恩大喊着暗号“菠萝”,然后被检查站的美军拉进了安全区,仅管他还没获得特别移民签证,但大使馆官员帮他证明了身份。

两天后,在“菠萝快车”和同一位美国大使馆官员的帮助下,他的家人顺利进入机场与他会合。

曼恩说:“如果没有这些非官方英雄们,这项艰巨的努力是不可能完成的。”

退役的陆军少校吉姆·甘特(Jim Gant)被称为“阿富汗的劳伦斯”。他说:“我作为特种部队人员曾经参与过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任务和行动,但都没有比这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在‘菠萝快车’的兄弟姐妹们的无畏、勇气和承诺比美国在战场上的承诺更大。”

周四的机场爆炸后,“菠萝快车”的一些“乘客”下落不明,他们现在正在核实这些人是否已经不幸遇难。

在阿富汗,“菠萝快车”只是众多营救组织其中的一个,为无数人逃离阿富汗做最后的努力。与此同时,美国及其盟友也在抓紧时间完成最后的撤离航班。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亚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