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泪崩!美国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死里逃生

新冠疫情有多可怕,没有亲身经历或目睹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因为无知,才会如此无畏,举着“宁可染新冠,不愿弃自由”的牌子,对着蓝衣天使叫嚣、对着州政府喊解封。

一场新冠病毒,夺走20多万条鲜活的生命,拆散无数个家庭。若这20万人中,没有你我相识之人,是否就意味着病毒离我们很远,我们就能无视新冠疫情?

不是,因为这场疫情,将全人类绑在了一起。更何况,谁能不能保证,下一个不是你。

正如49岁的吉姆·贝洛(Jim Bello)一样,3月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躺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靠着一台呼吸机维持生命。这一躺,足足躺了32天,每一天都是与死神的搏斗。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幸福而平凡的日常 因新冠支离破碎

贝洛是一名成功有为的律师,平日热爱运动,爬山、自行车、跑步统统不在话下,体格更是能与运动员媲美。除了事业有成,贝洛的家庭也相当美满,与妻子金·贝洛育有2女1男——13岁的哈德利,11岁的双胞胎莱利和泰勒,还有一只金毛犬布鲁诺。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日子本该是平凡而幸福的,直到新冠找上他。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热爱滑雪的贝洛虽然家住马萨诸塞州,但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卢恩山(Loon Mountain)有一套公寓,作为滑雪度假小屋。3月7日,贝洛到卢恩山徒步登山。回家后,他突然出现发高烧的症状,体温飙到39.4度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在家里休息了几天,贝洛的身体状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恶化。贝洛到家附近的医院就诊,小医院没有检测病毒的设备,医生只开了一点治疗肺炎的抗生素,就让他回家休息了。3月13日,贝洛出现呼吸困难,被紧急送往波士顿郊区一家医院的急诊室。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3月初,美国新冠疫情已经扩散开来。经初步检查,急诊室医生判定贝洛感染了新冠病毒,并需要尽快上呼吸机供氧。随后,贝洛被转至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治疗。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早已被新冠患者填满,但是严重到要上呼吸机的,贝洛还是第一个。

新冠病毒新出现 医生找不到治疗方法

跟多数新冠患者一样,贝洛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简称ARDS)。经肺片显示,贝洛的肺部重度发炎、都是液体。本该将氧气输送至血液的小肺泡,在病毒的侵袭下成了无力的烂气球

其中一名主治医生保罗·库里尔(Paul Currier)表示,“从X光看,他的肺部看起来就跟骨骼一样白,这意味着他的肺已经丧失了功能,完全无法容纳任何空气。”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一般来说,医生不会第一时间考虑为病人上呼吸机,插管的患者需要高频使用镇静或麻醉类药物,强制停止病人自主呼吸,由机器接管,病人的康复几率会随着呼吸机的使用时间拉长而降低。

17日,医院为贝洛上了呼吸机,氧气浓度设置在65%。18日,贝洛呼吸迹象出现好转,氧气浓度降低至35%。19日,病情恶化,氧气浓度提高至100%。20日,贝洛的肺片直接变成一个大白肺,全是炎症。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18日,贝洛病情恶化,8个医生们把贝洛翻了个身,实施俯卧通气法,最大程度地降低心脏对肺部的压力,从而减轻呼吸道压力。

贝洛的情况恶化得太快,主治医生团队先后使用了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他汀类药物、瑞德西韦,甚至免疫抑制药物妥珠单抗,都不见成效。

眼看贝洛的血氧一天比一天低,医生们一咬牙,把贝洛重新翻成仰卧位,将比正常呼吸机管要大上几倍的管子插入他的脖子和腿,开启心肺旁路机(体外膜氧合机或ECMO),为其供氧。

ECMO在新冠病人的治疗中并不常见,它将血液从患者体内吸出,通过充氧器输送血液,然后将其泵回体内。截至目前为止,全球已有成百上千名新冠患者使用ECMO,但大部分患者尚未脱机

但这个时候的贝洛,肺能够完成的呼吸量大概也就一汤匙左右,医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妻女相继感染

一家人靠视频确认生死

与此同时,贝洛的妻子和13岁的女儿也相继出现胸闷等症状,但因为症状轻微,医院只建议她们在家隔离休息。

48岁的金在丈夫确诊后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孩子,随之跟医院联系,确认丈夫的生死。闲暇时间,她在网路上募资,为前线医院送去支援。

每天几小时的视频通话,她跟孩子们在这头自顾自地说着每天的生活琐事,看着电话那头浑身插满管子、不省人事的丈夫,她从不敢把镜头对向孩子们,只让他们听着对面的声音,知道爸爸还在呼吸。

更多的时候,她都是抱着电话,一边看着丈夫,一边听医生汇报病况,也不敢让孩子们听见,偷偷躲在房间或花园里哭,哭完之后又像没事人一样回到女儿们身边。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最终告别15分钟变3小时

病人摆脱呼吸机

3月27日,贝洛上ECMO机第9天,医生告知金,贝洛情况恶化,若出现心脏骤停,存活几率极低。她同意放弃心脏复苏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所有医生面对的最难的问题就是,新冠病毒是新出现的病毒,还没有任何一种治疗方法是被证明有效的,他们只能靠着常规肺炎治疗手段,一边试着新方法,一边从死神手里抢人。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能用的手段已用尽,医生决定放手一搏,在心肺机上增加另一根管子,排出贝洛肺部的液体。这个方法的风险在于,拔管需要30秒,贝洛能不能撑过那30秒是个问题。

拔管前,医生通知金来医院做最终告别,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安静的医院、压抑的病房,金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站在床边跟丈夫说这话,都是生活琐事,都是说过的话,只是一遍遍地重复着,15分钟的告别,她说了3个小时。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不知是不是听见了妻子的呼喊,贝洛撑过了那关键的30秒,医生的方法奏效了。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4月5日,贝洛脱离ECMO,转回正常的呼吸机,镇静药物也逐步减少,贝洛的肺片开始清晰。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4月11日,贝洛还在呼吸机上,无法说话,但是意识已经回来了,能坐起来跟家人视频。孩子们依旧看不见爸爸的脸,但是知道他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争先恐后地说着“嗨,爸爸,我是哈德利和泰勒。我们好想你。继续加油,你一定会好的。我们都很爱你。”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4月14日,贝洛脱离呼吸机。32天以来,第一次自主呼吸

这一次隔着屏幕,他耳语般地说出了一个月来能对家人说出的第一句话:“我爱你们”。

现在,贝洛已经从重症转到普通病房持续治疗,曾经把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医护人员在病房外站成一排,为他鼓掌。

泪崩!重症患者亲历 上呼吸机32天 妻女也感染 靠这个确认彼此生死

4月17日,贝洛转院至一家康复医院,不久后,他就能痊愈。

人生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尤其是在未知的病毒面前,万万不可轻视。不可轻视病毒,不可轻视医护人员的工作,不可轻视他人的痛苦,更不可轻视即将到来的自己的未来。新冠疫苗一天不出,人们的生活就回不到正常,各国解封在即,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熬到疫情结束那一天。

本文由【南卡北卡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加西周末,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